对酒当歌 人生几何
三国-云亮维&鸯赵/鹿鼎记-玄桂/神探夏洛克-福华
轩辕剑&真三国无双常驻厨/Minecraft爱好者
历史&地理&推理
Aldnoah Zero/仙剑奇侠传/国漫围观群众
斜杠青年 经常糊涂
日常弃坑 需要小皮鞭

【文配图/绅固】暗香

文不是太玄哒~是绅吧吧主大大哒~

感谢阿赈的配文~【伏地三叩首 

看完都想看着小夫妻俩谈恋爱秀恩爱了 ^_^

==============================================

#暗香#
那是大寒的时令 宫中白梅尽放 和孝同公主贝子们在御花园中赏雪 却总提不上兴致 不知道那人还记不记得年前赏梅的约定 上回撇下他跟富察家的小子出去 想他素来薄凉高傲的主儿 富察家那等纨绔子弟本就入不了他眼 这次恐连自己也连带嫌弃了
不然怎会称病在家 一个冬天也没能见几面?
心里这样想着 面上也跟着苦笑起来 冬日天短 不觉宫女已点了灯 众人也都作揖散场 只鼻尖梅香愈盛 和着冷冽的空气 氤氲成让人发困的气味 
有小丫头上来劝 她却打发了她们 说不必陪 
独立于雪夜中 奈何一向没有名门望族大家闺秀的风致 不讲究风花雪月 那人没来 触景也生不了情 
和孝呵了口气在手心 白皙的皮肤冻的发红 夜已深 连值夜的太监也不出来了,眼瞅着远处的宫门就要上钥, 心里一阵酸楚 却仍是执拗在原地搓着手流氓似的蹦达蹦达不想离开 
蹦的正欢的时候耳边忽而传来一阵笛声,曲调有些飘忽,而细细闻之却是低婉悠长,绕梁不绝。其声如怨如慕,如泣如诉,恍若西子长叹于馆娃宫,婕妤自艾于长门殿。
和孝转过身 
绛紫的身影立在梅下 
身形比往日单薄了些脊背却依旧挺拔 肤赛雪唇点朱 执长笛的臂弯挂了件靛青大氅 和孝忽然笑出了声 分明隆冬的天气 眼里却像下进了雾 几步跨上前一把抱住他 把脸埋在他胸口 
“你还生气吗?” 
“生”
他把披风罩在她身上 双手捂在她冻的发红的一对耳朵上
“那你怎么还来?”
“怕你等我”
她抬起头露出一对杏眼滴溜溜的看着他 削尖的下巴和好看的嘴唇 心里欢喜 埋头又蹭了蹭
零星的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下了起来 冰冷规严的紫禁城里少年把怀中的女孩又搂紧了几分 黑瞳里的白梅像要纷飞成雪 
好像抱了很久 已将将入梦
只觉得他怀抱很暖 这样很好 于是想着就停在此刻也没什么不妥
旁的人不要来 
万千荣宠也不必再来

==============================================

把阿赈的小段子进行了微调,然而………………这莫名其妙的闺怨感是肿么回事= =||

评论(3)
热度(17)

© 太玄白首 | Powered by LOFTER